外交部: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注中国

【编者按】回应国际热点,亮出中国态度。过去一周,外交部发言人就、中美关系问题、病毒溯源问题、日本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等热点问题进行回应。

“我们希望美方客观理性地看待中国,停止渲染炒作中国威胁,多做有利于促进中美互信合作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的事。”

——6月7日,针对美国总统拜登在《》上发表相关评论,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上述回应。

今日俄罗斯记者:美国总统拜登在《》上发表评论文章称,不应由中国制定全球商业和技术规则。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中方一贯认为,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当今时代潮流和各国共同心愿。国际社会的每个成员都应当恪守《联合国》的宗旨原则,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国际社会的事要由各国商量着办,而不是几个国家说了算。要坚持开放包容、不搞封闭排他;坚持平等协商、不搞唯我独尊。以意识形态划线,搞针对特定国家的集团政治、小圈子,或者搞有选择的“伪多边主义”,都是逆时代潮流之举,不得人心,也不会得逞。

我们希望美方客观理性地看待中国,停止渲染炒作中国威胁,多做有利于促进中美互信合作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的事。

“我们从不搞什么制度输出和制度竞争,而是主张各国都走符合自身国情和民众需要的发展道路,彼此之间相互尊重、相互借鉴。”

——6月8日,针对加拿大外长声称,中国日益增长的“威权”和“胁迫外交”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民主国家构成挑战这一问题,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上述回应。

总台央视记者:加拿大外长加尔诺7日在议会称,中国日益增长的“威权”和“胁迫外交”对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民主国家构成挑战。让康明凯、迈克尔平安回国是加对华首要工作重点。加方将同伙伴国一道保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捍卫人权和自由。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赵立坚:加方有关言论无视基本事实,充满意识形态偏见,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我想强调三点:

第一,中国的发展关键在于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践已经证明,这条道路不仅使14亿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落后,也让中华民族再次为人类进步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我们从不搞什么制度输出和制度竞争,而是主张各国都走符合自身国情和民众需要的发展道路,彼此之间相互尊重、相互借鉴。刻意将中西方关系渲染为“民主和威权”之争,试图以意识形态划线,将世界各国标签化,这本身就不客观、不理性、不民主。

第二,中国一直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世界上只有一个体系,就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只有一套规则,就是以《联合国》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一个或几个国家没有资格单方面定义国际秩序,更没有资格将自己的标准强加于人。

第三,“胁迫外交”的帽子扣不到中方头上。中方已经多次就加公民康明凯、迈克尔案阐明立场。二人因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犯罪被中国司法机关依法逮捕并起诉,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而孟晚舟在没有违反任何加拿律的情况下被加方无理拘押,至今已超过900天。加方应该反躬自省,立即纠正错误,释放孟晚舟并让她平安回到中国。

“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6月9日,针对美国会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旨在提升美国与中国开展技术竞争能力的法案这一问题,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上述回应。

路透社记者:美国会参议院通过了一项旨在提升美国与中国开展技术竞争能力的法案。该法案批准约1900亿美元用于强化美国技术能力,还将拨款约540亿美元以增加美半导体及通信设备生产。法案还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下载TikTok应用以及美国政府采购中国无人机。你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美国参议院刚刚通过的这个法案中的涉华内容歪曲事实,诋毁中国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渲染“中国威胁”,鼓吹开展对华战略竞争,在台湾、涉港、涉疆、涉藏等问题上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充斥着冷战零和思维,与中美两国各界希望加强交流合作的普遍愿望背道而驰,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我们发展的目标是不断提升自我,让中国人民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谁也不能剥夺中国人民享有的正当发展权利。

中方致力于同美方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将继续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我们敦促美方端正心态,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和中美关系,停止推进有关议案,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以免损害中美关系大局和双方重要领域合作。

“中国已经邀请世卫专家两次来华进行溯源研究,世卫专家也到访了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各类生物实验室,美国什么时候可以邀请世卫专家去德特里克堡看一看?”

——6月10日,针对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炒作所谓“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上述回应。

《北京青年报》记者:我们注意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专家近日表示,所谓“武汉实验室泄漏”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谎言,西方个别人如果有相关证据的话,请他们拿出来。武汉病毒所从来没有人感染过新冠病毒,个别外媒报道的“病毒所三名员工染疫”完全是假消息。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家已多次表示,该所人员从未感染新冠病毒,所谓“武汉实验室泄漏病毒”纯属谣言。今年初,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实地考察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同该所专家进行了深入交流。专家组一致认为,由实验室事故引发病毒是极不可能的。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成员、“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萨克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病毒是由实验室制造的”。他还说:“我们同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了15年,我们知道他们的实验室里没有新冠病毒”。

尽管中外专家和世卫组织已就所谓“实验室泄漏病毒”提出了权威、科学的意见,但是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却依旧大肆炒作“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出来的”,并且鼓吹要对此进行“调查”。这不禁令人想起近20年前美国在国际上大肆渲染“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发动伊拉克战争造势这一幕。两者手法如出一辙,都无视国际权威机构意见,预作有罪推断,援引一些没有真实依据的官员或情报人员的说法来蛊惑人心,甚至连散布不实消息的所谓作者都是同一人。据报道,日前在媒体上炒作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病毒源头的迈克尔·戈登,正是2002年9月伊拉克“铝管故事”的始作俑者。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当年以虚构的“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为由发动伊拉克战争,以实现自身的地缘政治目标,这次美国又炒作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的“实验室泄漏说”并鼓吹要对中国进行所谓的“调查”,这到底是意欲何为?

如果美方的真正目的是为了病毒溯源,那为什么不依赖科学家而要把情报部门作为主导力量?

如果美方是为了搞清楚病毒的来源,那为什么又要限定在90天之内必须得出结论?大家都知道病毒溯源往往需要很长时间,几年甚至十几年都未必能找出明确的答案。情报人员90天内得出的又会是个什么样的结论?

如果美方真的重视透明,中国已经邀请世卫专家两次来华进行溯源研究,世卫专家也到访了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各类生物实验室,美国什么时候可以邀请世卫专家去德特里克堡看一看?

必须指出的是,将溯源政治化服务的是美一己私利,损害的是国际公益和各国人民的生命健康,这理应受到国际社会的警惕和反对。

“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必须慎之又慎,不容有失。日本不能掩耳盗铃,将核污染水一排了之。”

——6月11日针对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上述回应。

新华社记者:据韩联社6月7日报道,韩驻东盟大使林圣男在线出席东亚峰会(EAS)大使级会议时就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污染水排海表示忧虑。林指出日本核污染水排海计划在透明性、协商、验证方面存在的问题,并强调日本此举可能给人类安全及海洋环境带来不利影响,韩方就此深感忧虑。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我注意到有关报道并充分理解韩方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除韩国外,包括中国在内很多环太平洋国家也反对日方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决定。

日本政府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未全面公开相关信息、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未拿出可监督核查安排的情况下,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水的做法极其不负责任。国际社会的主要关切在于:一是日方未与周边国家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迄今也未认真回应各方合理关切。二是日方只从经济成本出发决定向海排放,未考虑对海洋生态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的影响。三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处理福岛核事故有多次篡改数据、隐瞒不报的劣迹,公布的数据不可信。近期,日本媒体屡屡曝出福岛第一核电站厂区发生放射性泄漏的新闻,这不能不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忧。四是日方声称经过处理的核污染水安全无害,但是缺乏可核查的安排。很多中国老百姓都在问,如果核污染水真的无害,为什么不向日本国内湖泊排放或用于其他的民用目的,而是选择向海排放?这些问题和关切需要日方做出正面回应。

日本福岛核事故污染水处置问题必须慎之又慎,不容有失。日本不能掩耳盗铃,将核污染水一排了之。中方再次强烈敦促日方重新审视该问题,撤销错误决定,在同包括周边邻国在内的各利益攸关方及有关国际机构协商并达成共识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