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新员工座谈:年入职1万多人奖金分红照发非最艰难时期

华为发布了常务监事陈黎芳与新员工座谈纪要,今年的主题为“世界级难题成就世界级人才”,并在座谈会上深入浅出解答了新员工的疑问。

在鼓励新员工“攀登珠峰,沿途下蛋”时,陈黎芳讲述了“费马大猜想”到“费马大定理”的故事。任正非在一次讲话中也说过:“费马大定理花了350年终于解决了,有啥用呢,不知道?但在解决费马大定理的过程中,只要沿途下了很多小蛋,培养了人才,那就是值得的。”这个故事给新员工埋下了勇于挑战难题,只有“世界级的难题才能成就世界级的人才”理念,同时,非常巧妙地给出华为技术创新的三条路线:

路线一、理想主义路线%研发经费,从事基础技术和前沿技术研究,目标是“把金钱变成知识”。

路线二、现实主义路线%研发经费,在山脚下种粮食,通过产品技术创造商业价值,目标是“把知识变成金钱”。

路线三、沿途下蛋路线,也就是理想和现实相结合的方式,可以形象比喻成“拿着手术刀杀猪”,在技术难题研究过程中,同时停下来解决商业应用场景中的难题。比如,L5级的自动驾驶,上马路肯定是不行的,但可以使用在封闭的港口和口岸等环境。

在问答交流环节,有新员工提问:现在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才能与公司共克时艰?

这段话是陈黎芳的回复:我认为华为从来没有"最"艰难的时候,因为一直都面临各种挑战,经历了许多的危机。任总最初创业时候,华为是真正的“三无”企业,没人、没钱、没背景;再看看现在,每年新入职一万多人、交税几百亿、投入研发1400多亿,员工工资、奖金、分红照发,我看到的更多是信心。我们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公司最大的贡献。

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鼓励团队的士气,越是顺利的时候,反而要不停提醒“华为的冬天”,这也是“拧麻花”的灰度管理过程。

在华为,每个新员工都能找到合适的位置,各个领域都能成就人才。陈黎芳举了两个“不怎么有技术含量”例子:一个是基建,首次参观三丫坡、松山湖和其他园区的客人,基本都会被震住;另一个是接待,体验过客户工程部接待流程的客人,也基本都会震惊。

英国数学家怀尔斯10岁时就知道了费马大猜想,并立志要解决这个难题,但尝试多次后还是失败了。之后,他1974年获得牛津大学数学学士学位,1977年证明了椭圆曲线中的最重要猜想,并以此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

1982年,怀尔斯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授,儿时的梦想再次被唤醒,他再次向费马大猜想发起冲锋。前五年,零进展!第六年,他引用一个数学博士的结果,采用一种新思路!第七年,他完成了200多页的证明,并送交数学家评审。

然而,世界级难题不是那么容易被驯服的,评审专家发现了怀尔斯证明的漏洞,说明证明彻底无效,怀尔斯再次滑入灰暗的时空。之后,怀尔斯试图弥补那个漏洞,但漏洞太严重了,再次以失败告终!

物极必反,怀尔斯突发奇想,用这个漏洞去证明他曾经放弃的谷山-志村猜想?最终,又花了1-2年的时间,终于完成儿时的梦想!成果发表在1995年的《数学年刊》上!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