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996危机下扎克伯格进入“压榨模式”

在国内,“996”、“007”工作制让上班族不堪重负。或许,你会以为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工作会轻松不少。但实际上,他们也在倡导“高强度”工作,互联网大厂也不例外。

眼下,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日子并不好过,他的公司正面临前后夹击。Meta旗下主要社交应用Facebook一直主打联系好友,但是这种模式正遭到TikTok的重大冲击,年轻人现在都去TikTok上刷视频了。与此同时,Meta的元宇宙转型不顺,前期投入巨大,一年会烧掉100亿美元。

这个月,扎克伯格在旧金山湾区召开了一场临时会议,把他的高级助手们召集在了一起。其中一个议程就是举行一场“工作马拉松”,讨论改进主应用Facebook的路线图,包括大幅调整用户的浏览方式。

知情人士称,在此之前的数周时间里,扎克伯格就向高管们发送了和这次革新有关的信息,并敦促他们提高工作速度和执行力。一些高管不得不阅读了有关这次调整的122页幻灯片。在这种不同寻常的工作强度下,他们开始出汗。

为了参加这次峰会,Facebook各大负责人从世界各地飞往旧金山。扎克伯格与其团队仔细研究了每一张幻灯片。几天时间内,该团队就发布了Facebook应用更新,以更好地与头号对手TikTok竞争。

目前,扎克伯格正带领市值达4500亿美元的Meta进入一个新阶段。在这一过程中,他设定了一个残酷无情的工作节奏。近几个月来,他一直在控制开支,削减津贴,重组领导团队,并明确表示将裁掉表现不佳的员工。他表示,欢迎不愿留在公司的员工离开。经理们也发出备忘录来传达这种做法的严肃性,其中一封备忘录的标题就是“提高工作强度”。

扎克伯格今年38岁,他正试图让Meta脱离其社交网络根基,把重心放在沉浸式、目前尚停留在理论阶段的“元宇宙”上。在硅谷,他和其他高管曾经创建了许多人所称的Web 2.0时代,也就是更注重社交、更专注于应用的互联网版本。但是,在他们的平台受到隐私问题、有毒内容和错误信息的困扰后,这些高管正在反思并颠覆他们最初的愿景。

这一时刻让人想起了其他公司曾经的力挽狂澜,比如奈飞在过去10年里终止了DVD邮寄业务,转而专注于流媒体。但是,扎克伯格这么做是因为Meta已经无路可走了。这家公司正面临全球经济衰退的威胁,同时TikTok、YouTube和苹果等对手正步步紧逼。

这些举措还远远无法保证成功。近几个月来,Meta的利润下降,营收增长放缓,原因是该公司在元宇宙业务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经济放缓损害了广告业务。Meta股票暴跌。

“当扎克伯格异常专注于某事时,公司内部就会全体出动,”前Facebook政策主管、科技和民主问题咨询公司Anchor Change创始人凯蒂·哈巴斯(Katie Harbath)表示,“各团队会很快放下其他工作,转向手头的问题,他们承受着很大的压力,需要迅速行动以展示进展。”

为此,扎克伯格已经发出明确信号,要求公司进入“高强度”运转状态,“是时候用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情了”。

本月,Meta将今年的工程技术人员招聘目标从1-1.2万人降至6000人,一些空缺职位不再招聘。曾经丰厚的预算正在被削减。经理们也被告知,不要指望自己的团队有无限的人员编制。Meta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在上月的一份备忘录中称,当前的经济环境需要“更精简、更刻薄、执行力更好的团队”。

扎克伯格曾经在一场员工大会上表示,他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些改变,这没问题,不想干可以走。

“我想,你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自己,我觉着这种自我选择没问题,”扎克伯格表示,“实际上,公司里可能有一群人不应该留在这里。”

Meta内部还流传着另一份备忘录,题为“提高工作强度”。在这份备忘录中,Meta的一位副总裁表示,经理们应该开始“认真审视团队中的每一个人,看看他们为公司贡献的价值”。

“如果下属出工不出力或者表现不佳,他们就不是我们需要的人,他们在辜负这家公司,”备忘录称,“作为一名经理,你不能允许有人在这里混日子或者拖累公司。”

自从Facebook成立以来,扎克伯格就养成了在每周的问答会议上直面员工的习惯,无话不谈。但是随着公司的发展,这些会议变得越来越照本宣课。他不再每周都来,而是让其他高管来回答员工提问最多的问题。

6月30日,他再次参加了员工问答会议。有时,他听起来像一位将军,带领他的部队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其他时候,他就像一个远见家,大肆宣扬在未来十年推进元宇宙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什么。但多半情况下,他看起来很生气。

第一个问题来自芝加哥的员工。他提出的问题是,Meta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推出的额外假期Meta Days是否还会在2023年继续?

对于这个问题,扎克伯格显然很沮丧。“嗯……好吧。”他结结巴巴地说。他解释称,他认为美国经济正走向“近期历史上最严重的衰退之一”,并提到他已经冻结了许多领域的招聘,TikTok正在抢公司的饭碗等等。

至于额外假期,扎克伯格是这么说的:“从我在问答环节剩余时间的语气,你或许可以想象我对此的反应。”也就是说,今年之后,Meta Days将被取消。

就在本月与Facebook管理层进行完“工作马拉松”几天后,扎克伯格更新了自己的Facebook个人资料,指出该应用即将发生的一些变化。Facebook将开始效仿TikTok的运作方式,让人们进入一个视频更多、建议内容更多的信息流。

目前,Meta一直在大力投资视频和内容发现,旨在加强其人工智能,并改进“发现算法”,向用户推荐吸引人的内容,而不需要用户自己去寻找。

过去,Facebook只在少数说英语的用户中测试过主要产品的更新,看看它们在更广泛推送之前的表现。但这一次,全球29.3亿使用Facebook的用户将同时收到更新。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